航天商业化,中国准备好了吗?
发表时间:2018-05-09 17:03来源:天津日报

   4月15日,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宣布将尝试回收难度更高的第二级火箭;4月26日,我国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采用“一箭五星”方式,将商业卫星星座送入预定轨道;4月30日,美国贝索斯创办的蓝色起源公司完成今年首次发射,为载人太空观光旅行做收尾测试……

  短短半个月,中外航天企业推出一系列密集动作。一些专家指出,表明全球商业航天风口渐近。曾经举国家之力才能发展的航天正在不断走向商业化,中国准备好了吗?

  超60家民企涉足商业航天

  粗略统计,目前,我国已有超过60家民营企业涉足商业航天。其中,卫星组网应用发展最快,运载火箭次之,太空旅行、大型空间站的预研在抓紧布局。

  据悉,早在2000年左右,美国航天局就开始培育和扶持民营航天企业,逐步退出低轨道商业航天发射和运营市场。相比之下,中国商业航天2015年才正式启动,但用国家航天局秘书长田玉龙的话说,“商业航天领域,我国跟西方落得不太远,差距不太大”。

  年初至今,我国商业航天喜讯连连:2月,我国私人卫星“风马牛一号”进入太空;4月5日,纯民营航天企业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研制的“双曲线一号S”商用火箭完成发射首秀;4月26日,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长征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,将商业卫星“珠海一号”02组卫星送入预定轨道,成为我国星座组网同一轨道面发射卫星数量最多的一次发射……

 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五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赵小津说,发展商业航天,第一步是建设空间基础设施,要把卫星发射到太空组网,形成服务能力。目前,我们正处于这一阶段。

  业内专家认为,中国商业航天实现腾飞取决于几方面:其一是国家政策支持。其二是技术创新。其三是资本助力。

  商业火箭和卫星应用领跑

  商业火箭和卫星应用,是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的两大主攻领域。

  火箭是航天的基础,考验一个国家的工业基础和设计能力。2016年初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在国内率先成立商业火箭公司──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有限公司,把快舟运载火箭与发射系统提升到商业级水平;同年10月,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成立,在火箭发射、太空旅游等方面提供个性化产品,平均发射服务成本降低超30%、最短履约周期压缩近八成。此外,蓝箭、零壹空间、星际荣耀等民营企业的火箭发射技术,也进入验证阶段。

  与商业火箭相比,商业卫星应用发展速度更快,卫星遥感和卫星通信两大领域率先“开花”。2015年,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“吉林一号”高分辨率商业遥感卫星成功发射,开创了我国商业卫星应用的先河。公司计划在2030年前,实现在轨运行138颗卫星,形成全球任意点10分钟以内重访能力,提供高时空分辨率的航天信息产品。

  此外,依靠商业航天,以高清卫星视频传输、物联网通讯为典型应用场景的卫星通信正迅猛发展。比如,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推出由300余颗低轨道小卫星组成的“鸿雁星座”,可为用户提供全球实时数据通信和综合信息服务。

  抢占风口还有诸多难关

  商业航天风口渐近已是大势所趋,对于中国来说还有诸多需要攻克的难关。

  首先是安全短板如何补齐。业内专家认为,安全问题是商业航天发展的主要瓶颈。未来,航天“国家队”能否将更多技术授权给商业公司?专家认为,我国体制内航天技术的授权应用还需加强。

  其次是产业链能否整体推进。经过近3年时间的快速发展,原先很多制约中国商业航天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正在破解。长光卫星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栋说,商业航天发展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火箭的商业化、卫星的商业化、运管的商业化等都要同步跟上。目前,不同领域的发展程度差异较大,各环节之间的衔接存在障碍。

  另外是监管问题。专家认为,我国针对商业航天的运行监管机制尚不完善。商业火箭载入服务是系统工程,涉及火箭研制、发射实施、地面监控、残骸回收和陨落保障等诸多复杂环节。目前,我国火箭发射场有4个,主要由国家实施维护、保障和管理。商业火箭发射如何确保发射轨道安全、谁来做安全性评估、谁来监测飞行距离等问题,都有待进一步规范和管理。

  据新华社上海5月8日电